•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盖世双谐
听书 - 盖世双谐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十章 盗命繦

三天两觉 / 2021-01-13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黄东来整的这一出,孙亦谐自是明白的,但那左二爷和扈仙子师徒可闹不明白,他们也压根儿没往神神鬼鬼那方面想,反正先跟着进去,看看再说呗。

于是,五人便在黄东来的带领下先后走进了那个房间。

这间屋呢,也并不是什么上等的客房,因为客栈的上房一般都在二楼,而谢三爷这情况抬上抬下的很不方便,所以左二爷只能在一楼找了间还算凑合的房间给他安置下。

好在这屋里的空间还是挺大的,即便进来这么些人也不显得拥挤。

“二爷,您来了。”谢润的病榻旁自是一直有下人伺候着的,而且是两个人,此刻他们一见左定坤进来,便双双起身过来行礼。

“嗯,三爷他怎么样了?”左定坤应道,“我不在这一天,他可有醒来过?”

那两名下人也没什么好说的,只是摇了摇头。

“唉……”左定坤叹了口气,“你们先下去吧。”

“是,二爷。”那两人得令,便迅速退出了房间。

这时,黄东来方才上前,行到了谢润的病榻旁,打眼观瞧。

黄哥这一眼瞧过去,确是有些吃惊……

上一回他看到谢润时,这位谢三爷可是又高又壮,龙精虎猛,真就是宛如石塔般的一条汉子。

可眼下,这谢润却是形销骨立,面色惨白,哪怕隔着被子和白色的寝衣都能看出他的上半身的轮廓已是皮包骨头。

“果然……”黄东来盯着谢润看了几秒,便念叨了这么一句。

紧接着,他就一个转身,把手中铜镜递向了孙亦谐:“孙哥你帮我举着这个,用镜面照住谢大哥的胸口。”

“哦……好。”孙亦谐也没多想,应了一声便接过铜镜。

与此同时,黄东来已然坐到了床沿之上,一掀被子一抬手,就把谢润扶坐了起来。

这谢润本就处于昏睡状态,自是无法反抗,倒是那左二爷看到孙黄二人这突然的举动,当即惊道:“二位!这是要干嘛?”

“左大哥莫慌,我们这是在救人。”黄东来一边说着,一边已盘腿坐到了谢润的背后。

孙亦谐见状,也及时地伸出手臂,将铜镜举到了谢润正面,对准了后者的前胸。

两秒后,黄东来稍稍定了定神,便双掌齐出,十指快速变化,手结伏魔印诀,口中轻颂九字真言——“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

他每结一个手印,都会将这个印打在那谢润的后背之上,那力度虽是不大,但每打一次都会让谢润整个人像过电般为之一震。

而在这个过程中,孙亦谐手举的那面铜镜也开始变化,其镜面很快就从一片橙黄澈明,变成了昏黑难辨。

待黄东来将九字真言念完,那镜中竟是隐隐传来了孩童哭叫般的声音,让人听着头皮发麻。

“喔尻!黄哥!这什么情况?”这下,孙哥可有难处了,但他又不敢撒手把镜子扔了,只能赶紧高声问黄东来该咋办。

“拿块布先包起来呗。”黄东来这边呢,只是擦了擦额头渗出的些许汗水,随口回道。

孙亦谐一听,闪电般出手,当时就把谢润那床边的布帘子扯下了一大块,三下五除二就将那铜镜用布一裹,然后就甩手搁到了旁边的桌上。

还别说,真管用,那镜面被布包住、不见光了,里面的声音也就停了。

这时候,黄东来也缓缓从床上下来,重新将谢润摆到平躺的状态,并长出了一口气。

他们俩的这番操作,可把一旁的左定坤、扈宁儿和馨儿三人看傻了。

愣了好一会儿,左二爷才开口问道:“黄贤弟,你们刚才那是……”

“先不忙说那个……”黄东来也不急着解释,他说着,便朝那扈宁儿拱手道,“扈前辈,您现在再来看看,这谢三爷他还有救吗?”

扈宁儿闻言,犹豫了一下,不过很快就点了点头。

她乃是前辈高人,又是女子,自不能像黄东来那般直接就往谢润的床沿上坐,所以她先让馨儿给她搬了张椅子,摆到床边,这才过去坐下。

那诊断的过程呢,也不是很复杂,毕竟那个年头也没什么化验和影像学检查……

扈宁儿只是摸了摸谢润的脉象,伸手在对方心口探了探,又凑近听了听对方的呼吸声,便站起来了。

“有救。”她说这两个字的时候,神情和语气都显得有些复杂。

“什么?”而左定坤一听这话,当即是两眼圆睁,惊喜不已,“仙子!此话当真?”

扈宁儿并没有去回答左定坤的问题,而是看向黄东来,蹙眉问道:“黄少侠,我行医这些年,确也见过不少异事,但今日这事……我确是不解。”她顿了顿,接道,“昨日我看这谢三爷,已是五内俱衰,阴阳两虚,病入膏肓,即便是立刻拿来宫中的灵芝雪莲给他服下,他的身子怕也撑不到药力生效;可此刻我再看他,虽然还是极度衰弱,但脉象中却又有了生机……你到底是怎么办到的?”

黄东来听罢,扫视了一下孙亦谐之外的三人,又沉默了几秒,才回道:“嗯……这事儿,说倒是说得,但我说出来,你们未必信啊……”

“信!信!”左定坤这时插嘴道,“黄贤弟你今日又救了我三弟一命,你说什么左某都信!”

“信与不信,也得听过才知,黄少侠但说无妨。”扈宁儿也接道。

“嗯……”黄东来点了点头,“还有一点,我说完了,你们可别到处传去。”

“说什么呢?”馨儿听到这儿又不爽了,“我师父像那种爱嚼舌头根子的人吗?”

“她确实不像……”下一秒,孙亦谐便适时吐了个槽,“……但你很像。”

“嘿!”馨儿这就要跟孙亦谐开吵。

“馨儿!”还好扈宁儿及时凶了她一句,?制止了她这种自取灭亡的行为。

“黄少侠。”看馨儿委屈巴巴的闭嘴了,扈宁儿才又接道,“我们行医之人,自有一套规矩,有关病患的事,本就不会外传,这你大可以放心。”

“左某也可拿性命担保,绝不外传!”左定坤这时也接了句。

“不不。”但黄东来却道,“这事儿左大哥你还是得往外说的,听完你就明白了。”

“行了行了,差不多得了。”孙亦谐已有点烦了,当时就踢了黄东来一脚,“赶紧说,再卖关子天都黑了。”

黄东来撇了撇嘴,斜了孙哥一眼,然后再娓娓言道:“谢大哥这其实不是得‘病’,而是被人下了‘咒’。”

“你是说……”这一刻,扈宁儿神色微变,她好似是明白为什么对方会担心她听完“不信”了,“……他被人施了什么法术吗?”

“哈!”那馨儿更是直接笑出声来,“黄公子,看你一副道士打扮,本以为是为了掩人耳目装的,没想到你是真的啊?”

“对啊,我是学过啊。”没想到,面对这带有讥笑意味的一句话,黄东来却是坦然承认了,这倒让那馨儿有点尴尬。

所幸黄东来很快就顺着这话又说了下去:“谢三爷中的这手,叫‘盗命繦’,是一种夺魄盗命的阴损咒法……

“要施此咒,得先取死后没能超生的童子骨灰,蓄满香炉一个,然后往里面倒插上一支香,再以道力念咒作法,待这香慢慢没入炉中,只留一线针尾之际,快速将其抽出,便可得到一根繦绳。

“用这根繦绳串起铜钱三十六枚,交给别人,那人只要收下,便算是被盗命繦给‘栓上’了,此后他就算把那铜钱和繦绳都扔了也没用……

“往后的任何一天,只要施咒者在那个作法的香炉里烧香,中咒的人便会被抽走精魄。”

黄东来说到这里,又看了眼床上的谢润,再接着道:“此前我走到这屋门口时,便发现屋里边儿弥漫着一股子阴气,想来是有鬼怪潜伏,所以我先取铜镜,有备无患。

“随后我进得屋来,走近谢三爷一看,便发现他的‘雀阴’、‘吞贼’、‘除秽’三魄皆是几近枯竭……

“这雀阴主气,吞贼主力,除秽主精……此三魄被那繦绳抽走了七七八八,并替换成了小鬼的阴寿,那他这身体自是神医都难救了。”

言至此处,黄东来又顿了顿,换上了感叹的语气接道:“说实话,今儿也就是谢三爷,靠着那纯阳童子功的底子,生生顶了七八天……若换作旁人,一旦下咒者开始作法,莫说是七天,恐怕连三天都撑不过去……”

“岂有此理!”黄东来的话说完,那左定坤可是坐不住了,当即就怒喝道,“究竟是谁!竟对我三弟下这等毒手!我左定坤誓要将其碎尸万段!”

“这个嘛……”黄东来摸着下巴念道,“光凭这咒本身是查不到的施咒者的位置的,至少我没那本事,不过若左大哥有意要追查,我也可以帮忙。”

“黄贤弟!我……”左定坤刚要接这话。

那边扈宁儿就先开口打断道:“二位,且慢。”她说着,便已起身走向了门口,“接下来的事你们说吧,我听到的已经够多了……再多的,我还是不听为好。”

“哦!是是。”左定坤这才反应过来,这妙手仙子师徒只是来给三弟看病的,关于追凶的事,的确是不宜让她们知道,“左某恭送扈仙子、馨儿姑娘。”

长话短说,左定坤是怎么把扈宁儿师徒送出去的,扈宁儿又是如何写方子给谢润开药的这些琐事,咱就不细表了。

还是先说双谐这边……

当另外那三人出了房间之后,孙亦谐第一时间就指着桌上那面被布包裹着的铜镜,冲黄东来问道:“色,这玩意儿放在这里没事吧?”

“啊?哦,这个啊,没事,不见光就行。”黄东来回道,“不过这铜镜这样就没办法再用了,得拿到庙里去,放到佛前供奉一段时间,等里面的小鬼儿都被超度了才能变回普通的镜子,所以我回头还是得再去买一块。”

“哦……”孙亦谐点点头,问完了他最急于确认的事后,他便将话锋一转,再道,“诶?你说……谢大哥这事,我们真要追查下去吗?”

“干嘛?”黄东来一听就知道孙亦谐的言下之意,“慌了?”

“那肯定是有点慌的呀。”别看孙亦谐刚才一直没说话,其实他心里早已经把账都算清楚了,“敢向一永镖局的三当家下手,而且还真会法术,那说明对方既有胆子又有能力,八成又是个‘妖道’……凭你这几手三脚猫,能不能对付啊?”

“哈!”黄东来的确是三脚猫,所以他才用这声干笑掩饰一下心虚,“孙哥你还是不太了解我的实力……”

“你是什么实力?”

“嗯……这个怎么说呢……”

“懂了,没什么实力……”

“不……虽然我在道法这一块实力是一般……”

“但是?”

“呃……好像也没什么但是,我其他方面实力也没有很强。”

“你不是‘十二谛之神’吗?”

“那个在斗法的时候用不大上啊。”

“那你跟姓左的说什么帮忙啊?”

“哎呀,逼都已经装到这个份儿上了,我总归是顺势往下说咯,总不见得来一句……对不起,下咒的人我怕是惹不起,要查你们自己查吧。”

这俩货越说声音越小,正好这时走廊里也传来了左定坤回来的动静,他们便又摆出了那副热心又淡定的神色。

“二位!”而那左定坤呢,一进屋,便是一撩前襟,又给跪下了,“今日我三弟能捡回一条命,全仰仗二位仗义出手,请再受左某一拜!”

孙亦谐又是上前搀扶,说了几句客气的便宜话。

但那左定坤可当真了,信誓旦旦地表示:“以后二位若有什么用得到左某和我一永镖局的地方,只管开口,无论上刀山下火海,左某都在所不辞!”

这日,他们三人也没接着往下说太多,因为要追查给谢润下咒的人是谁,肯定是等谢润醒来后问他本人最有效率了。

那谢润呢,虽然是解了咒,但根据扈宁儿所说,谢三爷从服药后算起,要缓醒过来,起码也还要个一两天。

因此,双谐这日和左定坤又聊了几句后,便暂且辞别了对方,到城中找别的客栈入住去了。

尽管左定坤极力挽留他们,想让他们就住在这间客栈里,甚至打算把自己的房间给让出来,但孙黄二人还是进行了婉拒——毕竟他俩现在在人家眼里还是年少有为、品行不错的少侠,形象算是比较高大的,要是一起住个几天,加深了了解,那他们就没什么形象可言了。

于是,这一晃眼,又过了两天。

终于,在双谐抵达这安丘的第三天早上,这石中虎谢润……醒了。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好看小说网(www.1730000.com) 手机版:m.1730000.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